母親節|疫情增加母親壓力 支援補給是最好賀禮

advert area

call to place your advert banner here +2348100526724 0r +2348112034599
Auto Draft

變種病毒確診個案的持續增加,令今年母親節能否歡聚也成為了未知數。而且疫情不僅增加了母親節相聚的難度,在過去一年多更增加了母親作為主要的家庭照顧者的壓力。

香港青年協會「家長全動網」曾在疫情停課期間訪問家長,其中近六成受訪者表示疫情常引發額外壓力,七成表示難以處理。香港小童群益會的調查亦反映類似結果,近五成受訪家長在停課期間被焦慮或擔心主導情緒,其中四成家長的情緒、精神健康狀況達到需要關注水平。更值得關注的是,家長的壓力與家庭背景和經濟情況同樣相關。

疫情下媽媽們需要擔心、處理的事情倍增。(資料圖片)

基層母親壓力爆煲

小童群益會的調查發現基層及綜援家長情緒問題更為嚴重,分別四成多及六成多人達到需要關注水平。這並不難理解,因為裝修維修、餐飲及服務行業等基層為主的行業失業率更高。而且正如此前樂施會的報告指出,疫情加大了包括香港社會在內的財富懸殊程度,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倒退更多地體現在了基層身上。也因此,基層家庭的父母不僅因為孩童停課,要承擔更大的照顧責任,更要背負更重的經濟壓力。除了經濟,有特殊需要孩童家庭,因應疫情下社會支援的暫停,這類家庭的壓力同樣倍增。

而母親,作為大多數家庭的主要「照顧者」,成為了疫情之下,家庭關係、經濟前景、孩童教育與照顧等壓力的最後接棒人。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調查發現,九成以上的受訪婦女反映,疫情加劇她們的精神和情緒受壓。而去年以來,本港發生多宗倫常慘案,例如去年9月葵涌邨母親勒斃智障兒、11月深井浪翠園51歲抑鬱母親偕一對子女伏屍家中、12月灣仔主婦企圖勒死7歲兒子不果後上吊身亡等,均已說明作為家庭主要照顧者的母親,尤其是基層和特殊孩童者的母親,壓力早已爆煲。

(資料圖片)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